<ins id="8gla9"><big id="8gla9"><object id="8gla9"></object></big></ins><tr id="8gla9"><code id="8gla9"><li id="8gla9"></li></code></tr>

<input id="8gla9"></input>
    1. <input id="8gla9"><track id="8gla9"></track></input>
          <dl id="8gla9"><dfn id="8gla9"></dfn></dl>
        1. logo
          搜索
          您的位置: 首頁 >文化教育 >小說《人生》里的陜北民歌

          文化教育

          服務熱線13484448431

          小說《人生》里的陜北民歌

          作者:定邊縣今旺狼實業有限公司發布日期時間:2020-12-01 16:12:57
          摘 要:路遙,是厚重的黃土地孕育而生的陜北后生,正如他自己所說:“正是那貧瘠而又充滿營養的土地和憨厚而又充滿智慧的人民養育了我。沒有他們,也就沒有我,更沒有我的作品?!?/div>

          小說《人生》里的陜北民歌文/孫延文

          路遙,是厚重的黃土地孕育而生的陜北后生,正如他自己所說:“正是那貧瘠而又充滿營養的土地和憨厚而又充滿智慧的人民養育了我。沒有他們,也就沒有我,更沒有我的作品?!雹倏梢?,他有著頗深的黃土情節,他的作品扎根于黃土地?!镀椒驳氖澜纭?、《人生》向讀者展示的就是一個厚重、淳樸、執著的黃土文化世界。這些作品以陜北為根基,通過一個個鮮活的形象,表達陜北人和命運抗爭的歷程。尤其那回旋于其中的陜北鄉土文化的精華——陜北民歌,更是讓讀者體會到了陜北濃厚的鄉土氣息。路遙打小就受陜北民歌熏陶,他在自己的文學作品中也體現出了對陜北民歌的“鐘愛”之情。

          信天游,黃土地帶的名片。陜北民歌是《人生》濃厚黃土氣息的一把民俗傘。在《人生》中作者對陜北民歌的運用,使黃土氣息一下子撲面而來,令人回味**。作品中共出現五首陜北民歌,每一首民歌的出現都如魚得水,恰當好處。它們就如同電影作品的畫外音,細膩委婉,意味悠長,對于突出作品主題,表達主題思想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人生》中的陜北民歌大體可以歸為兩大類:

          一、原創民歌

          陜北民歌《叫一聲哥哥快回來》中的兩句歌詞:“上河里的鴨子下河里的鵝,一對對毛眼眼望哥哥”,在作品中共出現二次,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它的每一次出現都有其特定含義。**次與觀眾見面是當主人公高加林在河里洗澡時,在他右側的玉米地里傳出來的,出自劉立本的二女兒劉巧珍之口。歌聲的出現點破了**的安寧,當然也拉開了高加林與劉巧珍的愛情帷幕。單單分析這兩句歌詞,不難看出這是一位癡情的少女在對自個兒心上人表達愛慕之情,歌詞中出現的陜北方言“毛眼眼”,其實指的就是少女的眼睛,它形象、生動地描繪出了女子的花容月貌。鴨子在“上河”而鵝卻在“下河”,“毛眼眼”正在急切的“望”著自己的情哥哥,劉巧珍對高加林愛慕久已,每當看到心上人出現在自己的視野里,她的心中如萬馬奔騰,似翻江倒海。作品的開頭,就向讀者展現出了劉巧珍那種“愛哥愛的口難開”的復雜心理,敢不敢對心上人表白?萬一人家不同意怎么辦?要真切的表現這種矛盾心理并非易事,就連路遙自己也說:“人物形象能不能站起來,關鍵是這個形象是否真正反映了生活中的矛盾狀態”。②在這種矛盾的促使下“上河里的鴨子下河里的鵝,一對對毛眼眼望哥哥”就很自然的將讀者的情感引入作品中來。在這里,作家運用了陜北民歌的獨特表現手法,自然地將劉巧珍這個人物形象的矛盾心理展現于讀者面前。這里還要提及的就是陜北女子的愛情觀。陜北女子勤勞、勇敢、純樸、善良,更為重要的就是她們對愛情的執著是任何地方的女子都無法比擬的?!墩l賣良心誰先死 》中的“一碗涼水一張紙,誰賣良心誰先死”,《死來活格相跟上》中的“青山羊上樹吃樹梢,迫死亡命和你交”,都表現出了陜北女子忠貞的愛情觀。劉巧珍對高加林的愛并非一天兩天,但是為什么她遲遲不敢表白?因為她怕,怕被她的心上人拒絕。她知道一旦自己遭到拒絕,對于一個樸實的陜北女子來講,那真可謂是天大的恥辱,她無法“茍活”于父老鄉親的冷眼之下。

          當情節發展到高加林與劉巧珍墜入愛河時,“上河里的鴨子下河里的鵝,一對對毛眼眼望哥哥”再次回旋于讀者的耳邊。由于“遺憾的是,他們不在一個生產組,白天勞動很難見面,他們都想得要命?!边@時它所蘊藏的情感就不像**次出現時那么單調,它具有雙重性:男女雙方彼此掛念,痛楚難當。這種“見個面面容易拉話話難”的苦,單用語言根本無法表達于讀者面前,但是路遙卻巧妙的運用家鄉獨特的民俗文化——陜北民歌,把它刻畫得栩栩如生、觸手可摸。盡管“鴨子”還是那只“鴨子”,但在經歷過彼此情感的激烈碰撞后,“鵝”卻不是從前的那只“鵝”了,而“毛眼眼”還在迫切的盼望著情哥哥的出現,情哥哥更不再像從前那樣 “呆板”,他們二人之間的情感角色從先前的“單相思”發展到了如今“墻頭上跑馬還嫌低,面對面睡著還想你”的狀態??梢钥闯?,這種表現手法在此處的運用,對表現人物內心、突出作品主題有重要意義。細看,這種獨特的寫作手法更真實的反映了當時陜北的一種風俗習慣:當人們在空曠的山野上“面朝黃土,背朝天”勞動時,陜北人沒有忘記娛樂,他們用上天賦予他們的嘹亮嗓音,吼出了一首首膾炙人口的陜北民歌來表達男女愛情和勞動情景。用民歌的形式表達主人公內心情感的手法,在文學作品中和影視劇中運用極為廣泛。最近的一部電視劇《血色浪漫》中,北京知親鐘躍民和秦嶺從相識到相知、相愛,從分手到再次相遇,都有一條主線牽引故事情節的發展,那就是信天游(陜北民歌的一種)。我國第三代導演張藝謀的《紅高粱》中,男主角在紅高粱地里用“西北風”( 就是以西北地區的民族音樂為基調創作的歌曲 )③式的放羊嗓子唱給騎在驢背上的女主角:“妹妹你大膽的往前走,往前走,不回呀頭,九千的大路……”都是民歌與藝術的**結合。

          作者還借助老光棍德順老漢之口把原創民歌《趕牲靈》、《走西口》帶到了讀者面前。在舊社會,陜北一帶人民生活貧苦,許多男人為了謀生大多走上了趕牲靈之路,他們沒明沒黑的為主人運送貨物常年不能與家人團聚,所以親人非常想念?!囤s牲靈》就表現了一個癡情的姑娘見到趕牲靈的隊伍后,從遠處期盼自己的“三哥哥”時的情景。在作品中,在高加林好奇心的促使下,德順老漢借著酒勁,向這對情侶講述了自己的那段愛情故事:德順老漢親身經歷了趕牲靈的生涯,在趕牲靈的過程中認識了旅店的女兒—靈轉,用德順老漢自己的話講“長的比咱縣劇團的小旦都俊樣”。當德順老漢一處現在他們村頭時,“她就唱信天游迎接我哩”,此時靈轉唱的“信天游”正是老漢給加林和巧珍唱的《趕牲靈》。而《走西口》展現的是一幅貧窮的畫面:是舊社會,當地人民生活非常窮苦,不得不往內蒙河套一帶謀生,他們春去秋來在外打工,民間至今還流傳著:“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男人走口外,女人挖苦菜?!薄蹲呶骺凇氛鎸嵉姆从沉岁儽比送纯嗟纳詈驼鎿吹膼矍?。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實難留;

          手拉這哥哥的手,

          送你送到大門口。

          ……

          ……

          小說《人生》里的陜北民歌描繪的正是男人離家時,妻子悲涼的心情,難舍難分,**感人?!耙惶?,兩天,眼看事件耽擱的太多了,我只得又趕著牲靈,起身往口外走。那靈轉??薜孟駵I人一樣,直把我送到無定河畔,又給我唱信天游……”其中“往口外走”也就是走西口的另一種叫法,而此時靈轉唱的“信天游”也正是老漢用“沙啞的,似乎還有點哽咽”的嗓子唱的《走西口》?!案绺纭弊呱狭宋骺?,而“小妹妹”卻“讓天津一個買賣人娶走了”,悲劇就此誕生。

          結合《趕牲靈》、《走西口》的創作背景,再深入到作品中來,不難看出二者有著的巧妙結合之處:背景相似,感情相通。作者精心尋找陜北民歌與作品實際背景的相似處,給讀者勾勒出了一幅感人至深的趕牲靈、走西口畫面。德順老漢后面的話語“后來,聽說她讓天津的一個買賣人娶走了。她不依,她老子硬讓人家引走了......天津啊,那是到了天盡頭了!從此,我就再也沒見過我那心上的人兒!我一輩子也就再不娶媳婦了?!薄拔宜啦涣?,她就活著!她一輩子都揣在我心里......”。幾首陜北民歌把老漢帶入了情感的漩渦?,F實與理想是矛盾的,這種矛盾造成了無數對像德順老漢和靈轉那樣有情人難成眷屬的悲劇,使一對對鴛鴦被封建的魔棍驅散。要**鏟除這一封建思想,就必須讓人們清楚地看到它對人們心靈的傷害,而文學作品正是讓我們看清這**悲劇的很好工具。作家路遙就抓住了這一點。

          二、自創民歌

          陜北民歌的精華當數情歌,藝術感染力是其他民歌無法比擬的,它主要表達的是男女雙方的愛情。而關于部分民間流傳的情歌,其作者歷來受到人們的爭議。當然大部分都是由個人創作出來的,如《忘了娘老子忘不了你》、《誰昧良心誰先死》等都是由陜北農民歌手張天恩老先生創作的。還有部分曲目無法考證作者如《唱你個干妹子》、《想妹子》等。筆者認為陜北民歌大多是經過陜北人的數年勞動,經過陜北無數的苦難,在艱苦的生活中,在真摯的愛情降臨后由民間藝人整理或創作并留傳于世的。當然也有些是人們在日常生活以及勞動中即興創作出來的,就拿《人生》中 “哎呦!年輕人看見年輕人好,白胡子老漢不中用了……” 和“哥哥你不成材,賣了良心才回來……” 就是作者在特定的情景下,為表達**的主題思想,針對特定的人物,根據特定的事件,創作出來的。當后面車上的加林和巧珍被德順老漢說得羞澀的“身子離得很開”時,逗樂了老漢,同時也激起了老漢吼歌的欲望,于是老漢手到擒來,張嘴就唱:“哎呦!年輕人看見年輕人好,白胡子老漢不中用了……”這明顯就是一種即興創作。兩個“年輕人”愛的轟轟烈烈,老光棍當然羨慕,正如他自己所說:“你們年輕人真好!少男少女,親親熱熱,我老了”,歲月不繞人,老漢感嘆的發出“白胡子老漢不中用了”。

          當今文壇有一句流傳很廣的話:“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标儽泵窀杈蛯儆谡麄€陜北人群的,古時荀子云:“不登高山,不知山之高也。不臨深潭,不知地之厚也?!彪m然陜北民歌具有即興性的特點,但不是每一個陜北人都能夠創作陜北民歌的,他必須有豐富的生活閱歷和不凡的口頭表達能力。作者也很好的把握住了這一點,沒有選擇其他的人物,而是選擇了走過西口,趕過牲靈的德順老漢來發揮自己的創作欲。

          主人公高加林沾了當官的二叔的光,走了后門當上了縣委機關的一名通訊干事,同時也愛上了高中同學黃亞萍。在兩個女人面前,他選擇了“有文化,聰明,家庭條件也好”的黃亞萍,而拋棄了本地的農村姑娘劉巧珍。當“他在事業上迅速發展!干勁**,幸福美滿之時,正義之神又糾正了高加林走后門進城一事”④他又一次無奈的屈服于現實,回到了屬于他的山村。由于傳統道德的影響,他的行為受到了老實,淳樸的陜北父老鄉親的強烈排斥。作者寫到這里,咋樣才可以把這種“強烈排斥”表現的不土不俗呢?作者又一次運用了陜北民歌,借助一群小孩子的童聲,唱出了全村人的怨恨:“哥哥你不成材,賣了良心才回來”。僅此二句,就足以讓高加林內心翻江倒海,讓他的良心為之震撼?!八?,這些孩子是唱給他聽的?!钡谴箦e已經鑄成,事實無法改變,**只能一句“我的親人哪……”表達自己的悔意。在此處作者真可謂是鬼斧神工之勢,畫龍點睛之筆??!

          路遙作為一名陜北作家,在小說《人生》中表現了對生他養他,賦予他人格魅力的陜北人的摯愛,體現了對陶冶自己情操,讓人苦中作樂的陜北民歌的鐘愛,有一種“我是中華民族的兒子,我深愛著我的祖國和人民”⑤的崇高思想意識。 陜北民歌作為一種獨特的地域文化,有著強大的表現力,路遙用他敏銳的眼光抓住了這一點,并且靈活的運用于文學作品中,使作品中充滿濃厚的黃土氣息,增加了作品的表現力,同時也延續了作品的生命力。


          部分圖文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入駐熱線:
          中文域名: 中國陜北.網址/今旺狼.中國

          聯系電話:

          郵箱:

          地址:

          Copyright ? 2020版權所有 定邊縣今旺狼實業有限公司 備案號:  技術支持:萬商云集

          官方微信

          手機網站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